• 日相求去掀政潮 對外政策換湯不換藥
    拜登大力讚揚並感謝菅義偉政府對於美國政策所曾提供支持與協助,但其真正用意是重申美日聯盟堅實如鐵不容動搖,並細數雙方在過去互動中合作事項,希望排除區域盟友對於美日雙邊同盟關係可能生變所產生的疑慮。
  • 杜特爾特當完總統要當副總統
    杜特爾特聲稱自己不貪戀權位,但卻以聽從了“人民的呼聲”,所以才“作出犧牲”為由參選副總統。
  • 東京奧運會後 中日關係將再添變數
    自9月份開始,接下來日本政壇的一些變化將影響日本對華取態及中日關係。
  • 菲律賓恢復美菲《軍隊互訪協議》不為選邊站
    杜特爾特深知遊走強權中間避免選邊,最能夠從中取利,要是傻傻地選邊站,就會完全喪失本身討價還價的空間。
  • 東奧上場舊夢未醒 日本應先找回亞洲身分
    仍然位居統治階層的一圈政治氏族或貴冑,對於中國有著莫名的恨意,但該國的平民卻對無盡的憎恨感到十分嫌惡。此即日本社會對於東京奧運內在情緒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