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對澳大利亞開刀: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在北京看來,澳大利亞不僅是美國在亞太地區與中國對抗的代理人,在某種意義上講,也是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對華發難的帶頭人。
  • 菅義偉訪越南印尼:得“東南亞者”得“印太”
    面對著美日澳印等國的拉攏,東盟成員國可以不在中美之間做選邊站;可是,在“亞洲北約”的招攬下,會否怦然心動,加入到與中國對抗的區域組織的大合唱之中?
  • 印度出資在緬甸建港,意欲針對中國
    印度的戰略目標是在實兌港周圍興建經濟特區,以便在若開邦站穩腳步,同時加強其在孟加拉灣的可見度及存在,實際上也就是針對中國在“一帶一路”倡議之下所興建皎
  • 對朝政策:拜登政府將繼承奧巴馬“戰略忍耐”
    拜登時代,朝鮮問題顯然不是新政府的當務之急;相比於抗擊新冠肺炎及重整經濟,白宮對待朝鮮只能是先來一招“戰略忍耐”。在此背景下,朝鮮的外部依靠力量只能是
  • 解開中澳關係死結需靠莫里森本人
    這樣的口水戰,不僅無法破解澳大利亞對華經貿的困局,反而讓中澳關係的死結越發難解。解鈴還須繫鈴人,澳大利亞政府給中美關係系上死結,還需莫里森親自解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