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普拉斯和伍爾夫的衣櫥
    個人住在個人的衣服裡。衣服是一種言語,隨身帶著的袖珍戲劇。
  • 路易斯·康:因為有了光
    貝聿銘以他一向的謙虛口氣說,自己的幾十個建築抵不上路易斯·康的五六個經典之作。貝聿銘,當然是第一流的建築師,可是比起康還是差了“一點點”。這一點點,有
  • 《孽子》40年:一首悲憫的“天倫歌”
    一代一代的龍子,去救贖曾經的慌亂與暴躁,償還欠下的淚債與血債,若干年後的今天,終於修成正果,花開見佛。
  • 聞到並聽到的夏天
    主角乾蝦該登場了,筆鋒卻忽而蕩開了:夏天是休憩的日子,是一段漫長的假期,“歇工消暑自然不是什麽難事,但是愛情呢,我們可以借著消暑的名義,暫時從愛情裡抽
  • 錢鍾書《石語》:八卦晚清文壇軼事
    1996年《石語》出版,一經面世,讀者爭相購閱,在學術文化界一“石”激起千層浪。大家看到晚清的“文壇隱私”,能不雀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