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抗疫不能“等運到”
    特區政府不願意採用內地抗疫模式,卻又深知西方模式行不通,於是,就沉浸在佛系自我的“香港模式”中。
  • 香港需要“解困新聞學”
    香港遭受了社會事件和新冠肺炎疫情的雙重打擊,傳媒作為社會的第四權,應把更多鏡頭聚焦於民生領域,在揭示問題的同時,更側重於解決方案的探索,加入成為“解困
  • 香港抗疫“起大早趕晚集”
    不少人視疫苗為“破疫之劍”,但即使打了疫苗,也不代表不會染疫,只是發病幾率較小,無病徵感染者仍可傳播病毒。因此,以為單靠接種疫苗,疫情就可以結束,實屬
  • 冀2021年SAFE——Stability(穩定性)+Accessibility(可及性)+Flip(翻篇)+Economic(經濟)
    古人有云,物不至者則不反。假如2019年是香港的“大亂之年”,2020年就是“大破之年”。2021年,能否成為“大治之年”,目前仍是未知之數。
  • 放下分歧 共同書寫2021“年度詞”
    香港媒體在網上收集網民的年度詞,結果前三名分別是:慘、悲、怒,香港市民在過去一年是如何度過,這三個詞已經說得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