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攬炒派不反思 香港也要再出發
    在日本經濟最輝煌的80年代,東京也未能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反而香港正是在那個時候奠定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基礎,最重要的一條就是香港把握中國內地改革開放的機遇,而這一點恰恰是東京想學也學不了的。
  • 香港航空業如何再出發
    國泰長期獨大壟斷本地業務,情況既不理想也不健康。隨著港龍將原有的航權交還特區政府,香港航空業應趁此機會作出長遠改革規劃,特區政府也應將港龍的航權引入市
  • 增強青年向心力需增“彈力、重力、摩擦力”
    香港要認清自身發展的條件限制,尋找具有前瞻性的發展模式,《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提到要有序發展“飛地經濟”,或許是香港突破發展瓶頸的新出口。
  • 後修例風波時代,香港還有中間力量嗎?
    發展不成熟的香港“中間派”,未能走出一條鮮明道路,既沒有穩定支持群體,選舉中亦無法大量吸票,現實結果只能成為一種表態,無法為社會帶來建設性改變。政治浪
  • 新聞是專業,抑或任何人都是記者?
    206家符合新定義的媒體機構,規模有大有小,涵蓋所有政治光譜,當中包括打正旗號“聯美反中”的傳媒機構,以及部分持激進政治立場的網媒,因此,所謂警方意在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