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抗疫不能“等運到”
    特區政府不願意採用內地抗疫模式,卻又深知西方模式行不通,於是,就沉浸在佛系自我的“香港模式”中。
  • 拜登時代降臨,台灣還要奉陪特朗普主義多久?
    作為某種天生的同謀,特朗普與蔡英文是太平洋兩側的兩個民粹份子,但兩人同途卻殊歸,特朗普的迅速殞落勢必是她至今難以揮去的驚愕。
  • 拜登就職後“美中台關係”待重新評估
    兩岸僵持而無戰爭,僅能視為消極底限,而非傲人政績。台灣如何掌握中美兩強對局中相對微弱的能動性,展現大陸政策之積極性,將是兩岸關係“正常化”的關鍵,也是
  • 訪台行程取消的歷史解讀
    蔡英文當局以為配合特朗普、蓬佩奧“反中”有功,以為建立了“台美全球夥伴關係”,可惜不過是一場美麗的誤會。克拉夫特訪台一事從頭到尾,證明台北在華府心目中
  • 香港需要“解困新聞學”
    香港遭受了社會事件和新冠肺炎疫情的雙重打擊,傳媒作為社會的第四權,應把更多鏡頭聚焦於民生領域,在揭示問題的同時,更側重於解決方案的探索,加入成為“解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