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要寵辱不驚 還要沉著應對
    美國總統拜登就任後,“美中台關係”備受關注,台灣要寵辱不驚,更要沉著應變。
  • 拜登時代降臨,台灣還要奉陪特朗普主義多久?
    作為某種天生的同謀,特朗普與蔡英文是太平洋兩側的兩個民粹份子,但兩人同途卻殊歸,特朗普的迅速殞落勢必是她至今難以揮去的驚愕。
  • 拜登就職後“美中台關係”待重新評估
    兩岸僵持而無戰爭,僅能視為消極底限,而非傲人政績。台灣如何掌握中美兩強對局中相對微弱的能動性,展現大陸政策之積極性,將是兩岸關係“正常化”的關鍵,也是
  • 訪台行程取消的歷史解讀
    蔡英文當局以為配合特朗普、蓬佩奧“反中”有功,以為建立了“台美全球夥伴關係”,可惜不過是一場美麗的誤會。克拉夫特訪台一事從頭到尾,證明台北在華府心目中
  • 美政客擅長帝國包裝術 以公謀私恐置台灣於險境
    特朗普最後的任期,恐怕是這一齣美國“私房話老實說”自毀形象大戲的最後檔期。過了這幾天,美國將回到那偉岸、高大、虛矯的身段,重新吹起貴族的雕飾風格,以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