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時代降臨,台灣還要奉陪特朗普主義多久?

時間:2021-01-20 台湾




蔡英文刻意藉著克拉夫特,享受一下特朗普時代的最後餘溫。她深知,那些濃情蜜意將一去不返了。拜登無論再如何挺台,他的招式也不是特朗普的那一類驚悚劇,他不會突然地嚇破別人的膽、跌破眾人的眼鏡,不會荒腔走板,更不會午夜驚魂!

 

但她可能並不曾想過,特朗普用上她五、六年前用來上台的招數,卻將以美國歷史最為難堪的一頁走入歷史的帷幕。在台灣,暴徒衝擊並奪取國會,甚至在國會裡縱情狂歡、夜夜笙歌,不僅不是犯罪,反成了英雄的壯舉,但這一齣台灣上演過的公民盛宴,到了華盛頓卻攪成了謀叛詭計。

 

這恐怕是蔡英文始料所未及的劇情,群眾的激越與暴力是一致的,無論是在台北或是華府,但不同的土壤竟然釀製了不同的結語,台北的史詩竟成了華府的悲劇!她曾藉著特朗普的狂野與出格,也向北京進行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栽贓與攻訐,但她料想不到,特朗普循著一條她走過的、一直以來皆無往不利的路徑,卻一下子就輸掉了未來。

 

亦即,一個瘋狂與失控的世界,原應是陰謀家與煽動者的天堂,但天堂還在台灣延續著,卻在美國突然了畫上了句號!作為某種天生的同謀,特朗普與蔡英文是太平洋兩側的兩個民粹份子,但兩人同途卻殊歸,特朗普的迅速殞落勢必是她至今難以揮去的驚愕。

 

這確是蔡英文無法想像的劇烈轉折!美國的裂縫不是剛剛撕開嗎,何以它竟一下子就被建制的菁英抹平了?特朗普是美國史上毫無疑問的第一位民粹總統,就像德國曾經有過的希特勒一般,他可以用一種近於粗魯的語言魅力,就讓人願意為他赴死,可是何以美國卻有能力阻止他呢?

 

不只是蔡英文,整個台灣擁護特朗普抗擊北京、與北京周旋的特朗普粉絲,心中都有一個莫大的問號:這條路怎麼可以戛然而止?美國人怎麼了?左派陰謀份子真的竊取了特朗普的勝利了吧?

 

但真的結束了。美國選舉日2020年11月3日投票以前,蔡英文依然以為特朗普將會繼續拱衛她的政權,她的下一個四年仍然是特朗普在一畔悉心照護;因此她為這層另類意義上的同盟關係獻上了燔祭:萊克多巴胺的豬肉,更精確地說:2000多萬個準備吃下這些豬肉的台灣人!所以當拜登的票在一天後開始逆轉時,這一個原來堅定無比的判斷,勢必製造了許多驚惶。他們一直無法接受這層現實,直到今年1月6日的那個群眾叛變以失敗告終,才讓他們終於夢醒!

 

但夢畢竟是美麗的,沒有人真的願意醒過來。特朗普給予台灣的是數十年來,即自1979年雙方斷交之後,台灣就自覺永遠失去的東西:一種準“國家承認”、平等的交往,以及真實的存在感。

 

縱使,在一些清醒得多的人眼中,特朗普所做的不過是一些虛偽的挑逗:給了一套“官方互訪”的法律,但沒有真正的邀訪;為台灣伸張“國際參與”權利,但沒有真正的行動。可是40年過去了,有誰比他做得更多呢?里根只在競選時說過要恢復邦交,上台卻跟北京簽了另一紙公報;克林頓譴責北京是屠夫,但卻積極地將北京拉進全球化潮流。唯有特朗普跟蔡英文通電話,不斷教訓北京,他的國務卿蓬佩奧臨去秋波,還明白地解除了跟台灣交往內規!

 

特朗普不就是恩人了嗎?這種情境下,就算特朗普唆使了群眾進襲民主殿堂,台灣也不可能譴責這位恩人,蔡英文是懂得這個道理的,譴責特朗普就是譴責特朗普為台灣做過的一切。所以她對國會山莊的那件事情保持緘默、一言不發,而即令冒著解放軍軍機一定會再次越過中線,她也要答應讓克拉夫特訪台,並且就算對方最後來不了了,還是要雙方越洋視頻,傾吐一下最後的衷情!

 

然而,對特朗普的迷戀,就是對拜登的輕蔑;對一樁卸任總統的民粹叛變失語,就是對新任總統的合法勝選褻瀆。而蔡英文作了抉擇,她捨拜登挺特朗普,有情有義、一往情深。但拜登的時代來臨了,她與特朗普的一切都會在拜登的心中留下印記!

 

不論這是對過去的耽溺、還是對故人的溫情,都顯然犯了戰略錯誤。特朗普所理解的世界格局既是錯誤的,他所施行的毫無章法的抗中策略也勢必是無用的,包括對台灣的追捧。拜登勢將另起爐灶,台灣的作用將大幅下降。但蔡英文跟習近平完全撕裂的關係,卻再也難以修復!

 

台灣在美中之間,成了一個無人聞問的棄兒,恐怕是一項極度可能的發展。特朗普的民粹政治已被認定為本土恐怖主義,跟特朗普一樣玩民粹政治的外國政府與政客也將在美國變得不受歡迎,“Deep State”(深層政府)已經奪回美國,台灣還要奉陪特朗普主義多久?

 

 

(原發於《優傳媒》

 

 

(作者是台灣媒體人)

發表評論
0則留言

熱評排行